首页 / 活动新闻
News / 活动新闻

周建刚:呼唤更多“新生态企业家”

  他是污染事件的受害者,也是举报者。这是一桩不寻常的惊天大案,埋在江苏靖江一个养猪场地下的危废达上万吨,牵涉两家上市公司。不畏收买和威胁,他投入数百万调查取证,最终捅破黑幕。


“靖江毒地”污染举报人周建刚

  在“靖江毒地”事件发生两年多后,地方政府重奖30万元,创下国内环境污染举报奖励的最高纪录。

  举报事件改变了周建刚的人生轨迹,在环保的路上,他越走越远,如今创立了环保组织“彩色地球”。“环境问题不是事不关己,需要所有的人都要有一份社会责任心。”周建刚说。

  为举报留下遗书 投入数百万调查

  南方周末:成为举报人之前,你是商人,商人一般会权衡得失,举报靖江毒地涉及两家上市公司,之前考虑过可能有什么后果吗?

  周建刚:最早的时候,身边很多人不理解我,甚至生意上的朋友都在笑我,说你为什么要这样子做,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吗?一个朋友说可能有两种死法:一种是冲出去举报被人家搞死,一种是背负一辈子的良心债,抑郁而终。

  那段时间,我同学的孩子在旁边住,13岁就白血病去世了,好多的新婚夫妇怀的孩子两三个月就死胎了。再之前,我自己也是因为身体不适去医院看病,被医生提醒才发现毒地的。很鲜活、血淋淋的例子就在那里摆着,让你不得不去联想这个污染跟当地人的生存有什么关系,甚至是地下水到底流动到哪里,这些被污染的食物到底流通到哪里,这些事对我的影响很大。

  南方周末:举报之初,受到过什么样的压力吗?

  周建刚:其实还没举报的时候就有了。我刻意地去了解这些东西的来源是什么,搜集一些信息,这时候就有人来跟我说:如果你想在这好好做你的生意,这个事你别管。我说:好,我不再管了,然后转成地下调查。后来有人出两千多万收购我的场地,当时算了一笔账,确实很诱人,但问题是良心的谴责停不下来。调查继续,有人来跟踪我,说你除了收手可能别无选择,不然带来的威胁是不可估量的。那时候我就觉得我应该做一些安排,把所有重要的证据,包括检测数据、危险物品运输联单等进行了分装,分给了不同的可信任的人,如果我真的出问题了,他们可以继续报出来,别让这件事石沉大海。

  我的信息有些泄露出去了,决定在网络上公开实名举报的前两天写下一封遗书。一个是当时的产业要作出安排,当然最重要的是我要给我的孩子一个交代,如果我真的出意外了,我怎么让我的孩子明白他的父亲是怎么走的,走了有没有价值、有没有意义,这是我最想留下给他的东西。

  南方周末:除了精神方面的压力,在物质上面付出了什么代价吗?

  周建刚:我投入了几百万元去调查、去检测,检测费用随便一项指标都是上万元,最少都是几千元。既然它有毒,既然我想去举报它,没有真凭实据,那是给自己找麻烦。

  南方周末:你获得了国内环境举报的最高奖金三十万元,是怎么花的?

  周建刚:2017年的9月,在奖金出来之前,我在网络上发起了一段时间的求助。当时基于两点,一个是我自己看病的钱没有了,第二个是我资助的几个孩子生活费都已经没着落了。在那段时间得到了很多人的帮助,筹集到了二十多万元,以借款的名义。所以拿到奖金的第一时间,我先把大家借的钱还了。

  南方周末:靖江那块毒地后来怎么样了?

  周建刚:后续我也一直在关注这块毒地。2017年9月到12月,我在靖江整整待了三个月,想了解这块地到底有没有真正治理,还去申请了政府信息公开。我看的情况是现在国内比较权威的公司采用了国内一流的治理手段,气味越来越小了,最少我能够放心一点了。

  为公益转做环保 呼吁更多人加入

  南方周末:是什么一直支撑着你坚持举报到底?

  周建刚:其实说实话能够坚持举报有两点。一点我觉得我自己的身体和我看到的那些悲惨的百姓的生活状态,是一种责任心的驱使。社会的责任在我眼里面有大有小,小到你不随地吐痰、文明用语,大到遇到危害公众利益的事就应该去揭露它,消灭它。更何况现在举报的平台很多,国家也在提倡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环保是非常重要的战役,我应该站出来。

  南方周末:当代人应该怎样培养自己的社会责任感?

  周建刚:我从一个弱势群体而得到别人的爱,然后茁壮成长起来,所以我觉得在我有一定能力的时候,应该回报这个社会。社会责任是跟爱相互联系的,爱是一种奉献,责任是一种担当。

  靖江毒地案,好多人觉得你好厉害,其实它的成功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有很多在幕后的英雄,是他们很多的社会责任感聚集在一起的力量。

  所以这个社会需要所有的人都要有一份社会责任心。有的时候我们觉得,我们生活在这个社会当中,好像很多事是与我们无关的。但是后来你冷静下来一想这个社会发生的每一件事都会跟你有关。他们明白环境污染可能会影响食品安全,食品它是流通的,是不可控的。他们是觉得,哇,光头,你是干了一件好事。

  南方周末:现在回来看整个举报事件,对你的人生轨迹有怎样的影响?

  周建刚:它可能彻底地改变了我的一生吧。原来我是一个纯粹的商人,如果没举报这件事,现在我的身家也快一个亿了吧。不过现在我的生活里面其实80%在公益和环保上,在商业上的精力只有20%。

  我参加了一些环保机构的培训,学习技能,我想把环保这条路一直走下去,也在资助一些一线的行动者,调查一些案件。前一段时间我真的想过,如果现在谁能把我的工厂一次性收购了,我就不做生意了,全职去做公益。

  现在我在云南临沧注册了彩色地球科普环教中心,很多的省份都已经有了彩色地球的守护人、团队。未来我们要传播环保知识、意识到每个角落,要让所有的社群民众知道环境污染会带来什么样的危害。比如在云南,山区看似生态很好,但是农药的大量使用、化肥的一些不科学的使用,对土壤危害很大。我们告诉当地农民,如果无序地使用农药会给土壤造成危害,不但后代没有干净的水喝,现在的农产品也卖不出好价格。我也在为他们做一些产业的脱贫攻坚辅导。

  我也想通过彩色地球这个平台,呼吁更多的企业家加入环保队伍里,成为“新生态企业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