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动态新闻
News / 动态新闻

知乎圆桌:探寻公益基金会

来源:南方周末品牌活动网 | 发布时间:2014-07-25

  ★责任年会举办前夕,南方周末与知乎网共同发起了关于公益基金会的线上讨论,由网友自由提问,然后邀请专业公益人士作答,此次讨论受到了近八万人关注,以下是部分问答。


问题一:公益基金可以进行哪些投资?

@张以勋“公益慈善论坛”公众号创始人


  《基金会管理条例》第二十八条规定——“基金会应当按照合法、安全、有效的原则实现基金的保值、增值。”即现行法律允许基金会通过投资实现资产的保值增值。既然是投资,就必然面临风险。为将投资风险降到最低,现在绝大多数基金会采用最稳健、安全的方式进行保值、增值,并且随时可以收回,比如存入银行收取利息、购买风险比较小的债券、股票或基金。


  在所有的投资方式中,国债的安全性最高,收益比银行存款略高。可以说,国债是很适合于基金会的一种投资方式,应在基金会的资产组合中占一定比重,资金紧张时还可变现或以其作抵押获得贷款。


  股票投资利润高,但风险也高。基金会炒股是合法的,但目前似乎还不太合乎国情,有可能被人们看作拿捐款去赌博。在国外不少基金会的投资结构中,股票投资占有较大比重,甚至超过50%。但是我们认为,发达国家的股票市场已是成熟稳定的市场,而我国股票市场是新兴的、不完善、不稳定的市场,相对而言风险很高,目前不适于基金会过深介入。但和炒股不同的是,新股认购也是值得基金会尝试的投资方式,且效果不错,值得借鉴。不过,在具体操作上有个股东账户的问题需斟酌。


  另外,若基金会结合自身的特点,选择有前景的产业和有高无形资产附加值的项目,采取委托投资等合适的方式,也可能产生较好的效益。


  在基金会与金融机构合作时,必须关注他们拿钱去做什么,如何做,保持警惕。比如某基金会支持环保,但与其金融机构却为高污染企业提供贷款,就可能会给基金会带来负面影响。


  基金会要想做好投资,对外应争取更好的政策环境,比如呼吁央行出台细则,对基金会将保值增值业务委托给金融机构提出具体的操作办法,加以规范。同时也可向有关部门给予一定比例的新股申购配额,使基金会能够在相对安全的前提下从中获得较高效益。对内,应建立健全投资管理制度,重视投资战略问题,明确投资目标,把握好投资的安全性、效益性和流动性的定位,然后根据投资目标确定投资范围、比重等。在决策时既要考虑项目的可行性,也要考虑其对基金会投资战略和结构的影响。另外投资应多元化,不要太单一,以分散风险,但也不能太分散。


问题二:公益基金会应该如何进行企业化运作?

@陈斌南方周末报社记者


  向来有这样的划分:在一个二维坐标系中,以私权利追求利润最大化的企业,属于第二部门;以私权利服务公益的民间公益基金,属于第三部门。两者除了非政府这个维度上相同之外,在另一个维度方向是截然相反的。似乎可以推断出,公益基金与企业的运作模式是大异旨趣的,探讨公益基金的企业化运作似乎亦有玷污公益基金的这身“公益”行头。


  但事实并非如此,公益基金包含了三个环节:受赠捐款、资产管理与施赠项目。不规范的公益基金喜欢一管到底,不过往往在每一个环节都容易产生账目不清:受赠的巨款数字对不上,钱哪去了,或者是否涉嫌洗钱?对资产的增值保值,是否有利益输送?施赠项目,采购质次价高是否有猫腻,是否收受回扣?国内公益基金在这些环节说不清楚的多了去了。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对公益基金的企业化管理与运作是一条可取之路。


  其一,公益基金的牵头人与主事人应该是事业有成的企业家。


  其二,把公益基金的增值保值环节独立出来。例如,2006 年10 月,原有的比尔与梅琳达•盖茨基金会改名为比尔与梅琳达•盖茨基金会信托(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Trust),职责是管理基金会资产,实现保值增值,就再也不管花钱那一块了。这个基金会信托,仍然是慈善机构,免除联邦所得税,每年向接下来要说的花钱部门拨款,这个过程是程序化的。而这个基金会信托,与其他商业化的信托公司一样,其实是标准的金融企业,追求风险可控前提下的利润追大化;由通过市场聘用的金融专业人士来打理,就是一个机构投资者。


  其三,施赠项目也可以实现企业化运作。在原有的基金会改名之后,又成立了新的花钱机构,但沿用旧名比尔与梅琳达•盖茨基金会(Bill&Melinda Gates Foundation),负责施赠项目的管理和运作。基金会有权向基金会信托索要任何后者持有的资产进行公益活动。基金会每年有大笔的钱要花出去,要花得有效率、取得满意的效果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目前该盖茨基金会的做法是从以往寻找受赠人转为选择“承包商”,不是给钱就不怎么管了,而是要不断跟进合作伙伴的进度,要慈善效率与效果。


  其四,在资产管理与施赠项目之间建立防火墙,也体现企业加强风控措施的思维。变成了两家人,花钱机构是有动力监管资产信托方的行为的,所以后者想搞利益输送不容易。总之,对公益基金进行企业化管理与运作,不仅是可能的,而且是必须的,这是在洞悉人性弱点基础上的演进。公益基金的这种学习是很自然的,毕竟现存企业管理的模式是市场试错与调适出来的。


问题三:如何解决公益人才极度缺乏的问题?

@徐博闻榕树根公益项目成员


  重要的还是消除误解,公益人才的缺乏很大程度上源于大众对这个行业的不了解。


  首先是岗位需求的误解,其实公益行业对人才的需求和其他的商业企业差不了多少,除去专业内的专家,行政、财务、公关、执行都少不了,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的位置。


  第二是薪资收入的误解,部分成熟的公益组织、基金会(尤其是有国际背景的)所能提供的薪酬待遇并不那么低,只是给外界留下了一个普遍很低的印象,虽然公益行业注定不是一个高薪行业,但它也能 带给从业者除了薪资之外很多其他的收入,包括一些从二线城市到一线城市工作的机会,相对健康的工作心态,甚至是向上跳槽的人脉渠道。我相信若能消除“衣衫褴褛”的误解,一定有更多的社会人才考虑 进入公益行业。应该由能开出竞争性薪水的组织开始,以竞争带动全行业的增长。


  第三是招聘渠道的误解,从志愿者身份转换到全职工作人员的从业者很多,如果一个NGO 在招才的时候一定要跟诸多商业企业赶在一起竞争,也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NGO 招聘相比企业有自己的优势,志愿服务就是其一,通过活动的参与建立社会人才对自己的认同感,最后转化为公益人才。招纳贤士靠缘分,有时缘分也要自己争取。最后是培训方法的误解,其实公益人才不一定是要经过完整的学院式培训比如四年的大学教育的。一些专业人才,加以短期的岗位培训,就可以成为一个合格的公益人才。


问题四:公益项目是否能用效率来衡量?怎样衡量?

@潘江雪上海真爱梦想基金会理事长


  公益与商业一样,都是以有限的资源来满足无限的需求,如果将公益比作社会投资,投资回报率即投入的善款带来社会问题的改善程度。例如真爱梦想使用的是人均能效核算,即年度支出总额除以年末全职员工数,表示平均每一全职工作人员完成的业务金额,人均能效越高,效率越高。


  公益效率取决于三个方面:


  1. 如何在繁多的社会问题中,选择相对窄的领域进入,选择有限的范围深入,而这样的专注带来专业。真爱梦想在教育领域中选择了相对窄的素质教育领域进入,从开始的乡村图书馆到现在的多媒体教室,从关注孩子到关注教师的能力提升等。


  2. 标准化即专业分工带来的流程标准化提升。以真爱梦想举例,从初期需要花半年的时间建立一所梦想中 心到现在成立了各个专业业务部门,其中建设部5位同事花40天便可在全国任何一个地方建立梦想中心,成本也由当初的11 万元降至6 万元,一年可建400余家梦想中心。


  3. 公益组织的资源投入有限,需要利用杠杆原理撬动政府、企业、社会资源投入,且在某个重要的体制点上投入,才能最大程度的放大有限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