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动态新闻
News / 动态新闻

你听,公益

来源:南方周末品牌活动网 | 发布时间:2014-07-13

腾讯微信:为盲胞读书


  在中国,全国的书店每天上架的新书大约是700 本,如果将电商、移动端App 的每日更新计算在内,则更是一个庞大的数字,然而对于全国近1300万视觉障碍人士来说,这个数字毫无意义,他们完全享受不到知识大爆炸时代的福利。面对这个相当于新加坡全国人口2.5倍之多的群体,腾讯微信发起了“为盲胞读书(The Voice Donor)”公益项目。


  “为盲胞读书”在2014 年全国助残日(5月18日)上线,并进驻各大城市的闹市区书店,会有意让人们拿起一本完全空白的书,翻到最后就会发现项目的二维码


  “这是属于那种将专业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的项目,”广州一家互联网公司的创办人木先生说,“就是当人们听说这是由微信发起的以后,都会有‘哦难怪’的反应,这是很难得的。”木先生在今年5 月下旬走进广州一家知名书店时,发现在新书展示区有一本很奇怪的书,翻开每一页都是空白,到了最后才发现一个二维码,扫描之后便第一次知道了“为盲胞读书(TheVoice Donor)”。


  进入”为盲胞读书“的微信账号,成为“声音捐赠者”(Voice Donor)后,有两种选择——可以朗读后台自动推送的一段文字,可以朗读为盲胞录制有声书;点击“听”,可以收听声音捐献者们合力完成的有声书。


  “我们的后台首先会把一本书的内容切分为一段一段的文本,接着会把一段文本交给多个用户录音,而后在这些录音中寻找一个最优的语音作为这段文本的最终录音。这样当一本书的每一段文字都有了录音后,系统会把每段文字对应的最优录音拼接起来,形成最终的语音电子书。”微信市场部的相关负责人介绍。而北京白领小杜则是在完全不同的场合发现这个项目的,6 月初的一个周末,小杜因为长时间加班劳累在小区附近找了一家盲人按摩院去做理疗,人趴到按摩床上去以后,居然从放头的床洞里看到地上的一个二维码,好奇心起的小杜掏出微信扫描后,发现了这是一个“很酷”的公益捐赠入口。


  “我琢磨了两个小时,这跟发微信不一样,你都是跟认识的人发语音,发了就完了,没有人会去仔细听,”小杜说,“但一想到会有听觉非常敏锐的人,通过我说的话来了解一个故事,就觉得很犯怵,觉得自己说不好,我又不是干电台的,不过最后还是咬咬牙发出去了。”小杜和大多数参与者一样并不了解背后的过程——微信后台通过对不同的语音进行打分排序,从用户提交的大量音频数据中挑选出符合有声读物制作标准的语音。系统分析筛选的标准主要是两个:判断语速、是否停顿和漏读多读,给出流利度得分;检测是否错读、口音和噪音,给出置信度得分。通过这两方面的分析对一条语音给出最后的评分,随后把同一段文本对应的所有语音按照打分结果做排序,挑选出最优解作为最终采用的语音。


  最终,后台会将收集到的语音文件制成有声书。“为盲胞读书”账号中,会为盲胞定期更新有声书。此外微信也会将收集到的有声书赠给盲人学校及公益组织。


  当然,微信最大的优势不仅仅是语音,而且还在于朋友圈的闭环传播能力,参与者只需要在公众账号中选择“邀请朋友”,就可以将“每人捐献一分钟,让盲胞有书可读”的倡议发到微信朋友圈,而在时下的朋友圈中,参与并传播公益活动,是一件非常为个人形象加分的举动,因此其传播广度和粘性都非常地强。


  如果抛开“社交媒体发起公益倡议”的角度,仅以“民营企业做公益”的角度来看待该项目,则无疑为时下趋同、乏力的企业公益思路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充分利用自身优势和渠道,赢得尊重和口碑,而不是强硬地用公益去做品牌推广,才将是一条可持续的公益之路。


上学路上:留守儿童的故事盒子


  留守儿童最缺的是什么?钱?书?学校?老师?电脑?牛奶?“上学路上”公益行动发起人刘新宇觉得这些都不在点子上。根据中科院心理所的一项调查发现,中国留守儿童中34%具有自杀倾向,其中近20%做过计划,此外近七成具有程度不等的心理问题,表现为孤僻、易怒甚至自闭。就在2014 年春节前,安徽临江一名9 岁的留守儿童因为听闻母亲不能回家过年的消息,选择了轻生。“上学路上”的命名就是这样一种意象,孤独而辛苦的上学之路,就像留守儿童的内心世界。


  “目前中国农村大约有8000 万留守儿童,由于适龄儿童的减少,大量的村级学校关停,并校带来的结果使得不少孩子们往往每天要花费一两个小时才能够到达学校,而且基本都是步行,我们提供的,是不仅能够在上学路上支持和鼓舞他们,不至于对学习失掉兴趣和信心的东西,也是能够弥补他们成长空白的心灵慰藉。”项目组的工作人员于是介绍。


  而于是所说的“我们所提供的”则是一般人童年时最常陪伴左右的“故事”——“很多孩子与父母多年不曾见面,常年与年迈的祖父母辈相依为命,在他们的童年中不可能享受在温暖床头灯下听爸爸妈妈讲读故事的亲情,而这种天伦的缺憾必定会影响到他们的未来。”于是说。


  “上学路上”公益活动便通过“好人讲好故事”的模式,邀请各界名人和志愿者来讲读专家委员会精心挑选的好书和故事,录制成音频,灌进MP3 等媒介,制作成“上学路上故事盒”送给留守孩子。


  对于故事的选择,创始人刘新宇介绍,由童书专家、儿童教育者、心理学者等组成的专家委员会从浩如烟海的书目中精心挑选,并参照网友们的投票意见,最终精选出了100 多本。首期录制完成的是12 本书的长故事和30多个小故事。由40 多位名人等志愿者参与诵读,这其中包括央视主持人康辉、阿丘和演员黄海波、王学兵、郭涛等人。


  刘新宇此前担任过某新闻杂志副主编,因此利用自己的人脉资源不断发动一些名人参与这项相对并不耗费时间与物质成本的公益行动,名人与经典故事在对留守儿童的帮助中起到了双重的鼓舞作用。


  “青少年时期,一个好故事,甚至一个人物形象便往往能照亮孩子的一生。”儿童阅读研究专家、长沙市首席名师朱爱朝认为,声音比文字更有温度,家长们习惯在孩子睡前给他们讲故事,通过声音,可以和孩子的心灵有一个深层的对接。而读故事的人,也会在朗读过程中唤起自己的记忆,把这个感受融入到故事当中,从而触动孩子们的情感。“对于留守儿童,声音有特殊的抚慰作用,也是对他们成长的最好陪伴。”


  名人效应则同时吸引了大批网民参与“上学路上”,而项目组则发起了每有一定数量的网民参与,则相应的一些机构和企业便按承诺捐款或者捐MP3 播放器等实物,形成了链条式的互动,为这个项目赢得了广泛的声誉。


  “上学路上是用最小的公益投入来博取最大的社会未来。”刘新宇对媒体表示,“对于因为无序城市化所造成的数以千万计的父母子女分居,许多乡村只剩下老人和孩子留守的状况我们可能无力扭转,但是通过上学路上有好故事好声音陪伴这样的方式,我们可以不同程度地改善孩子们苍白的人生,从而为他们的未来种下多彩的种子。”

上一篇        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