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动态新闻
News / 动态新闻

公益:透明、高效、协作

来源:南方周末品牌活动网 | 发布时间:2014-07-25

  第六届中国企业社会责任年会在“构建责任共识”的大主题下,将“公益”和“企业社会责任”划分为两个平行议题。在公益方面,分别就“公益透明”和“公益基金会的企业化管理”等其他问题进行了探讨,并发布了《2013—2014年度中国公益基金会舆情报告》(详见本期第八版);而在企业社会责任方面则发布了《2013—2014年度中国CSR舆情报告》(详见本期第六版),公布了“2014中国医药上市公司社会责任调查报告”,并推出了国内首份《企业社会责任报告关键定量指标指引》。本文将年会现场关于公益主题的部分探讨内容精选出来,以飨读者。




关于公益透明


◎要把那份有尊严的透明给捐赠方

王振耀:我觉得现在警惕一种现象,叫做“土豪透明”,什么意思呢?我以前也干过,我在民政部的时候,中央机关几千万的捐款,我们当时怎么做透明?就是去《人民日报》和机关网站上登出来,如果有 人提意见,就反问对方:为什么不自己上《人民日报》、上政府网站去查呢?这其实让捐款人和关注人很不满。我后来才明白,原来是我没有把那份有尊严的透明给捐赠方,后来就在民政部进行改革。我觉得透明应该有法律的边界,不能越过法律创造一套特别的标准,但是更关键的要素是能不能给捐赠方以及时、有尊严的信息回馈。这个“土豪透明”不打破,咱们中国公益界的透明发展不起来。


◎公益披露不能净捡好的说

潘江雪:我觉得整个行业现在的透明已经比过去有很大进步了,下一步要做到格式化披露,我们参照的上市公司披露标准其实就是这个,就是说不管你有没有做到的事情都要按照固定的格式来披露,不能专门披露好的部分,将不好的部分隐瞒起来,特别是关联交易这个部分一定要披露。其次是要把业务逻辑说清楚,不仅是要告诉大家我们在做好事,而且要告诉大家我们是如何把好事做好的。还有就是,今年我们披露去年年报的时候,我们特别增加了一段叫做自我反思,公益行业资源有限,我们做的所有的事情都是创新的,都是别人没有做过的,所以错误失败是必然的,所以一定要自己总结,并且披露出来,告诉捐款方。


◎怨我们没有行使好自己那一票

刘文奎:实际上有三种办法来约束公益组织做到透明。一是自律,我们有监测研究部,实际上是内审机构,对内部做的项目要经常监测,监测结果不给业务部门,直接反馈给秘书处和会长,这样是一个有效的监督机制。第二是在项目中引进第三方监督,面对几百万的善款要采购物资,我们如何处理?成立招标采购办公室,通过媒体发布招标公告,并招募志愿者加入做工作人员,这就没有机会内定,没有机会黑箱操作。还有第三个最重要的,就是在座的各位,大家的问责意识,如果这个做到位,透明就很快做到位了,谁透明你把钱捐给他就行了,不透明就不要给他钱和资源,慢慢地大家就都透明了,大家不做这个,回来 抱怨你不透明。最后贪污和腐败的,不怨别人,就怨我们没有行使好自己那一票。


◎把免费午餐彻底社会化

邓飞:为什么我要去做透明?第一是价值观,以前我们批评不透明,我们不能成为我们反对的哪些人;第二是保护自己,我们的四百所学校现在筹款到了一个亿,这个钱在我们手里如果不能透明就会出大问题;第三个是社会的需求,以前人们通过银行打款,很难联系你,找不到你,现在大家通过微博微信和支付宝捐款,找你也更简单了,免费午餐发起于互联网,更透明也是因为互联网。最初我敢透明到极致,把原始发票公开,这让公益圈很恐慌,因为这是野蛮而且非常不专业的,后来我们按照法律规定的办法来。后来我们发现另一个问题,每年公布一次对老百姓的需求来讲实在是太远了,要更积极、更主动。如果大家还不放心的话,那就彻底将免费午餐社会化,你们捐,那就你们管,我只负责服务,通过这个办法把整个社会动员起来。


关于公益基金会的企业化管理


◎企业的方法用得越好的基金会才会更好

刘文奎:基金会存在的唯一的理由和价值就是解决社会问题,谁提供的解决方案更专业,更有效,就更容易找到合作的力量,所以我认为未来公募基金和非公募基金会的区别已经变得越来越没有意义,最终取决于是否做到专业化,而要做到专业化,就必须采用企业的管理方法,虽然是公益组织不以盈利为目的,但是和企业一样,基金会是要追求效率的,追求效率就必须用到现代的管理方法,不用企业的方法,没有别的办法。我断言企业的方法用得越好的,这个基金会就会用得越好。策略、沟通和KPI一样都不能少


彭翔:企业公益基金会跟其他基金会最大的不一样,在于我们是先有策略后有项目的,所以成立之初我就知道未来三年或者是五年我要把基金会带向哪里。这个是告诉我将来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然后我的优势资源集中在什么地方做,个人觉得这是一个机构和组织应该去借鉴企业的一种思维。其次就是沟通,特别是互联时代,沟通是决定一切的,我在过去的三年里面做了超过一百个报告,不停地要让我们的利益相关方全面地了解我的想法我的目标和计划,我觉得这是我们基金会走到今天的一个最大原因。最后我认为极可能地在项目中设置可量化的KPI,让利益相关方、捐赠者能够清晰地了解我的成果,这也是非常值得借鉴的一条企业管理思维。


关于公益人才


◎让公益人过上从容、有尊严的生活

潘江雪:做基金会可能比做上市公司更困难一些,主要是因为人才的问题。到底什么样的人才适合做公益?他需要有激情,有这样的强烈的愿望和服务意识,同时他对收入的要求和渴望又不是那么高。这样的人很难培养出来,这种人是天生的具有公益人格。那么怎样吸引和留住这样的人才呢?这个是我非常自豪的,就是帮助我们基金会的每一个人能够过上自信、从容、有尊严的生活。其实中国拥有最严格的基金会管理条例,10%的行政费用支出,某种程度上限制了小型基金会人才收入的上限。我们怎么做呢?我们首先没有从定向募集的项目的款项里面给大家支出行政成本,我们建立了一个行政基金池去投资,产生的收益弥补了一部分的行政费用;同时有一些特别信任我们的机构和个人捐赠人,指定捐赠行政费用,我觉得这一类捐赠人是非常了不起的,他知道一个好的公益组织需要人才才可以长期地发展。


关于众筹


◎众筹是可以分享、信任和透明的联系网

盛佳:互联网捐助在整个的公益行业当中所占的比例还是太小,以互联网现在的影响力来说,这个比例即使放在任何一个行业中都太小了。现在已有的互联网的平台,百度、腾讯、阿里、新浪等等通过巨 大的用户群,实际上已经开始介入很多公益诉求的解决中,但我觉得这只是第一步。众筹对于开发互联 网的公益潜能有着巨大的意义,首先,你可以通过验证社会对你的反应,你有一个很宏大的公益计划想 让大家来参与,众筹可以先帮你验证,大家对你所发起的项目是否感兴趣;其次,众筹本身是一个非常有力的宣传平台,要众筹成功,你需要通过各种社交网络和媒体平台,把项目宣传出去,众筹的成功与宣传的到位是同步的;最后是整合资源,人们支持这个项目、认同这个理念,那么就可以超越资金的筹集本身,而是可以获取更多的其他资源来一起把这件事情做好,众筹是一个可以分享、信任和透明的联系网,这一 点是公益界应该多加利用的。